La Min-sú de Terrasson

離囂、悠思、慢活


Vézère 黑岩石區

這個國家的美麗多不勝數,在各方面都引入注目和有趣,難以具體描述⋯⋯流水在岩石床間滔滔翻滾,瀑布的壯麗目不暇給。各個景致獨特有趣,有些更異常吸引,例如Uzerche的小鎮,覆蓋著一個圓錐形山丘,在木質圓形劇場的空心處升起,腳下則被一條高雅的河流環繞,獨一無二。

從下流到Donzenac的廣闊景致更是同樣地壯觀。除此以外,還有世界上最美的道路,每一個地方都以最完美地方式展現,並以最高標準保養,例如花園裡井然有序的小巷⋯⋯從山丘上眺望Brive的景觀是多麼的動人,讓你對這個美麗小鎮充滿期待。然而,當你踏進這小城,卻發現觀感有很大分別。封閉、破舊、彎曲、骯髒、惡臭的街道,遮擋陽光,幾乎每個房子的空氣……

摘錄自Arthur Young’s travels in France, 1787.


map_location_vezere_ardoise

Terrasson位於Vézère河上,Vézère河從Terrasson上游侵進中央的高原,引至河谷產生變化而露出底層地質的黑石層,並提供通往Vézère源頭森林中心的Uzerche之道。在名為Vézère Ardoise黑岩石區之下, 47個社區組織起來成為了Pays d'art et d’histoire(藝術與歷史之地)。

從名字已可見,Vézère Ardoise黑岩石區有兩大特色:Vézère河貫穿東南/西北區域,而bande de schistes ardoisiers(板岩片岩帶)則貫穿西南/東北。Vézère Ardoise黑岩石區中有眾多的村莊和小鎮,並各有自己獨特的景點和步道。

Vézère河

加龍河和多爾多涅河是貫穿波爾多區的兩大河流。



多爾多涅河的下遊在Bergerac 終結,而Vézère 河的中段及其用於駁船拖道在 Terrasson(在多爾多涅省的 Souillac)結束。從那裡開始,就是單向交通,透過漂浮而下降,儘管諾曼人曾在9世紀抵達及佔領Vigeois 修道院。

位在Vézère源頭森林中的Uzerche(與多爾多涅省的Argentat一樣)曾是entrepots a la flotte(艦隊倉庫)。艦隊利用木頭漂浮而下降,每支艦隊的身份由時間、出發地及感興趣的商人而決定。產品包括merrain(加工成酒桶的木材)、 carrassonnes(栗木砍伐用作支撐葡萄園中葡萄藤的木樁)、feuillards(樹枝可靈活地一分為二,用來製作桶箍)、 brasses(成梱的木材)、木炭、葡萄酒、栗子、杜松子、Limousin 禽蓄產品和礦產。

河流的佈局引領著人類、產物及動物的流動。三文魚逆流而上,木頭則隨季節漂浮而下。Corrèze的資產階級視波爾多為導向明燈,他們會把孩子送去讀書,並從那裡出發去美洲。在1786年至1788年期間,研究考慮了通過建造總共 24 個船閘和一些引水道將 Vézère 航海推至 Tulle(沿 Corrèze 支流向上)的可能性。工程以Canal du Duc de Bordeaux為名重啟,在1826年至1828年期間於Vézère河中段建造了6個船閘。

鐵路的出現把河運淘汰,並重新把人民流向回巴黎(1842年)。在20世紀初,大約有25,000 Corrèze人在巴黎居住(於1920年代已增至40,000人)。動態用途失去了固定用途的重要性; 水力發電大壩的建設(1899 年和 1930 年)不僅阻礙了交通,還「調節」了河流流量。 Vézère 峽谷中的 三文魚流動提醒我們Vézère峽谷曾是生態管道,現在重新被公認為 Natura 2000。

Map of the Vézère Ardoise

Ardoise黑岩石

Correze的板岩礦/採石場位於 從Thiviers(多爾多涅省)到 Traversac 的一條路徑上。



從西北到東南的小鎮和村莊包括:Juillac、Lascaux、Chabrignac、Vignols、 Saint-Solve、La Roche、Voutezac、Vertougit、le Saillant、Allassac、Esperrut 及Travassac。 因著其地質結構,Corrèze黑岩石板的品質享負盛名。 其不會變質、能抗變曲、全面防水及抗撞擊的特質,促使它能抵擋冰雹。

至19世紀,鐵路及電力(用於抽取地下水的泵)的出現大大提升了黑岩石板的生產,同一時期,根瘤蚜摧毀了當地的葡萄園。岩石板的生產量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達到頂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黑岩石板面對其他屋頂物料的激烈競爭,因為那些物料在尺寸和外觀上易於統一,加上在缺乏機械化下人手長期勞動而導致採石場數量減少(最後一個採石場於1977年停業)。

至20世紀末,使用石棉為基礎的屋頂替代品已經過時。法國的黑岩石板重新得到大眾的注目,特別喜愛其優良的品質,因此黑岩石板在Travassac及Allassac的生產分別於1989年及2006年重開。

大部份關閉的採石場充其量只是被視為「沒趣」(Pans de Traverssac 除外),但更常見的其實是公共安全問題。黑岩石板在當地建築中最能展現其傳統價值。除了成為屋頂物料外,採石場也會把「剩餘的黑岩石板」銷售作廣泛用途,包括:鋪設室內和室外地板、建築石材、地膜、門楣、壁爐、桌面和花園裝飾。 黑色棱角的石頭是建築的特徵,就像Allassac的Cesar塔一樣。

小鎮、村莊和(前)工業遺產

蜿蜒的河道曾經點綴著工業村莊的景觀,現在則為他們提供水力發電。



(前)工業遺產包括Papeterie de Vaux and Forge de Salignac-Ledier、Cublac媒礦、Hautefort- Terrasson (1899年至1939年) 和 Brive-Thiviers (1898年至1940年) 的荒廢的鐵路,以及自2018年2月才暫停運作至另行通知的Brive-Limoges鐵路,現由巴士替代住來Objat 與 Pompadour之間。

法國西南部為Claude Michelet 的「Les gens de Saint-Libéral」四部曲提供了背景。故事發生在一個虛構的村莊,以Brive的Saint-Libéral教堂而命名,暗指作者「最後的自由堡壘」,把生命與土地聯結。這些創新意念的作品振興了風土文學,並把它帶進主流。Brive書展也展出當地的風土文學, Brive的學校成為現代風土文學的搖籃。電影於Saint Robert 拍攝,至今Saint Robert依然成為網上討論的熱門字。

這裡盛產著名的Limousine 牛、栗子、合桃,蘋果園出產優質的AOP Limousin  蘋果。黑岩石為Coteaux de la Vézère礦物味葡萄酒提供土壤。此外,這裡也擁有多個法國最美麗的村莊,包括:Saint Robbert 及Ségur-le-Château。Pompadour 以馬術和城堡聞名,適合馬術愛好者。Orgnac-sur-Vézère擁有現代彩色玻璃窗、 Yssandon 及其塔樓。Vigeois則有英式橋及Saint-Pierre教區教堂 ,是穿越Vézère峽谷長途步行徑的起點/終點。Donzenac有一條圍繞村莊的有趣歷史步道, 但它最出名的是Pans de Travassac。


Terrasson的下游是Valley of mankind,被聯合國教科文列為世界遺產。如欲索取更資料,可瀏覽Vézère峽谷資訊。.


(前)工業遺產

坐落在 Auvézère上游不遠之處有一小簇工業遺產群。它們是農村工業的一個好例子,結合了本地開采的鐵礦石、本地採伐的木材、小型水力發電、剩餘的農業勞動力(鍛造工藝只在冬季運作)和剩餘秸稈。


Savignac-Ledrier鍛造廠及城堡



在百年戰爭期間(1337-1453),這裡建造了一座防禦橋樑的小堡壘。 從1521年這個小城堡開始發展出一間小鍛造廠。 它是在Dordogne省發現的一系列木炭鍛造廠之一,也是現今保存最完好的,因為它運作至1975年並於1979年被宣佈為歷史古蹟。

鍛造廠生產鐵棒(用於二次雕琢)、鑄鐵和一些精煉鋼,以製造本地農具和武器。吹風系統為水力驅動,始段的礦石破碎機和末段的機械車間也是如此。高爐雖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停產,但它卻繼續用鐵絲生產釘子,為高級消費市場製造沙丁魚罐頭鑰匙!(今天則被亂扔在地上)該工業群包括:電線工程、高爐、攪拌爐、煉廠、車間和木炭棚。

「鍛造大師」 曾居住在上面那所文藝復興風格城堡裡,城堡仍為私人擁有,只在一年一度的歷史古蹟週末開放。從城牆上去觀賞鍛造廠是一個好的角度,外面的幾個有趣建築元素可能是從早期的小教堂中取得,特別是「 寡婦的肖像」和那裝飾非常奇特的花園大門。


Vaux文具廠



位於Auvézère的一個小支流上,這個保存得卓越完好的遺址是歐洲最後一個保留完整生產鏈的典範。被米芝蓮指南推薦為「法國1001必看景點之一」 ,於1968年停產。它最初是一個17世紀的鍛造廠,於1861年改建為黑麥草紙廠暨磨坊,將工業革命的新技術(利用Limoges和Angoulême附近城市製造的機械)與歷史悠久的鄉村技能和實踐互相結合。

這裡生產的紙張長期用於包裝食品,但也被藝術家和建築師使用;最著名是Le Corbustier把它用來繪圖。它置身於美麗的山谷,被賦予了一股特殊的魅力,但可能因它的地理位置偏僻加上別人在技術上的進步和規模加速了它被取代。該遺址於1994年被當地社區收購,並於1996年被列為歷史古蹟。


Pans de Travassac



Pans de Travassac揭示了自十七世紀以來石片工匠們留下的印記。 隨著時間的推移,植物重新圍繞牆壁和平地而形成了一幅獨特的景觀。

石片工匠示範其經年累月所琢磨的技巧。 在一間舊工作室成了小小的地下照片廊勾畫著回憶故事。 那些檔案、舊照片和工具讓我們可以深入認識將黑岩石轉化為屋頂材料所需的步驟。

黑岩石的使用可以追溯至中世紀,而Corrèze的黑岩石更由於其獨特的長壽和耐抗性而獲得好聲譽。生產過程中使用的工具和技術經過了幾個世紀都幾乎沒有改變,因為黑岩石本身的特質使機械化變得不可能。

在17世紀,生產始於發現一座山,有7條平行的板岩脈,面向南北,延伸2公里。在正常的地質條件下,這些岩脈被發現時它的水平層應該是與地面呈平衡線,因為這是沉積時的狀態。但是在這裡,因地球表面的變動使得板岩脈呈垂直層。

開採高價值的岩脈同時亦留下石英岩層,因而創造出「牆壁」和「平底鍋」的有趣地景。 早期的板岩礦工只會開取地表上的岩脈,後來挖掘越來越深,挖掘出一條300米長,60米的深礦坑。

在十九世紀,鐵路和電力的來臨(用於疏散地下水的泵)讓生產跨進一大步。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黑石板岩生產僱用超過600名工人。

到了二次大戰後,因為來自其他屋頂材料的競爭,它們更容易在尺寸和外觀上標準化,以及由於不能把生產線機械化而持續的高度密集勞動導致它的生產力下降。

但到了二十世紀末,基於石棉的屋頂替代品已經過時。人們對「法國黑石板岩」的興趣再次興起,尤其是對那最優質等級的,導致Travassac(1989)和Allassac(2006)重新啟動生產線。 在1997年,位於Donzenac鎮外的Pans de Travassac開始向公眾開放。

至1997年, Pans de Travassac 正式開放予公眾參觀。


Cublac的煤礦



從Terrasson火車站步行約一公里,可到達Cublac小社區的中心。

Cublac曾是一個擁有多個礦山的採煤村。 現今古蹟小徑將帶你穿越森林、山坡發現一些歷史遺跡。 教堂旁邊的廣場上有一塊信息顯示板:三條黃色小徑幫助你探索舊工人房子和採礦井。

在Cublac外的山丘上,ENORAND'O可讓你騎著馬匹探索鄉村郊野。Equestre La Valade中心提供1、2或3小時的徑道(包括初學者級別)。

為着各種實際原因,它依附著及整合到Terrasson鎮當中,因為用作Dordogne和Corrèze區域之間的正式邊界;它官方地屬於Corrèze區。 Map

於1766年煤炭首度在這裡被發現,並於1781 - 1914年間被多間公司進行開採,每年產量1,000 - 3,500噸。

大部分煤炭都賣給Terrasson和Le Lardin的玻璃工廠。 1848年,Le Lardin的玻璃工廠更獲得了獨家使用的特許權。

雖然其中一個礦區的深度達265米,但主要可開採的煤層在91到136米之間,平均厚度不超過50厘米。

到了1887年,特許權不再能夠滿足工廠的需求,因此再次出售和轉售。 1905 - 1913年間,煤炭產量降至每年88噸。 到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動員把農村潛在的勞動力和生產力都一一吸乾。

遠足從Cublac起始
> 歷史礦山徑:4.5公里 - 1小時15分鐘
> 礦山徑(長):7.8公里 - 2小時15分鐘
> 峰嶺徑:11公里 - 3小時

美麗村莊

正正位於Corrèze邊界上,這些村莊得到「 法國最美麗的村莊之一」的名分乃實至名歸!


Ségur-le-Château



Ségur-le-Château位於Auvézère的一個環路中,顧名思義是一個「 安全的地方」,於9世紀被Limoges的封建郡縣揀選建造一座城堡。「塞古爾之城」(City of Ségur)仍屬Limoges縣達六百年之久。



儘管Ségur從未成為郡縣的實際首都,但這兒的領主經常會在這裡居住,也吸引了不少騎士和軍官的家屬到來。

在百年戰爭期間,Ségur要塞被英國占領(1361-1374),之後被法國國王沒收並成為皇室據點。

在Périgord縣與Limoges縣的交界處,安置了上訴法院的總部,為Périgord和Limousin數以百計的貴族裁決公義。

這「上訴法院」 是普通領主與波爾多皇家議會之間的初級上訴機制。這解釋了為何有那麼多貴族房子和高級酒店在這裡,這可以追溯到15、16世紀,現今卻看似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偏僻的角落。

1750年,上訴法院被國王的法令所壓制,資產階級家庭也逐漸離開Ségur。城堡於1795年被Hautefort買下。

城堡廢墟(1)和外牆俯瞰景致。憑藉廣場和rue des Claux美麗的15世紀半木結構房屋(2)、精緻的直櫺窗(石窗橫石窗框)和一條小巷將你帶到一組裝飾着聖安妮井(3)的15世紀雕塑。

一度橋樑連系著Place du champ de foire廣場(4),你可在那裡探索Place Jean de l’Aigle廣場(5 )。15世紀的前長老會,塔樓有一條軟木螺旋樓梯,在末路左側,你可以找到另一古老莊園及塔樓。

可步行前往教堂或途中經過15世紀的Maison des Appeaux(6)。一條細小行人天橋將帶你穿過河流前往主幹道,在歸途中欣賞秀美景色。
穿過Place des Claux廣場,在水車旁有另一座橋,通往圓形華麗並有直櫺窗的哥特式Saint-Laurent塔(15世紀)(7)。

在路的另一邊有一所酒店和它的方塔,是同一時代的裝飾(8)。再走遠一點,就是17/18世紀的Domaine du Chédal (9),擁有被標立為「 jardin remarquable 」的大型景觀花園 (只可在夏季以團體形式及必須經預約下參觀)。


Saint Robert



Saint Robert戰略性地建於石灰岩高原的頂部,它的堡壘、城牆和防禦塔至今仍然觸目。

Saint Robert教堂(1)位於城中心,自1862年被列為歷史古蹟,很值得一遊。在歷史的過程中,教堂遭到多次破壞,每次復修都加入新元素。 教堂中殿曾被毀壞,留下了一些12世紀有趣的簇群:聖壇、走廊、耳堂、主殿和後殿、方塔和八角形瞭望塔。一條走廊(在聖壇周圍的流通畫廊)讓朝聖者可走到後殿跪在遺物前朝拜。



請不要錯過教堂左下方的花園,往樓梯走到圍牆(2)可以看到山水的全景。

這條村莊是用當地的石灰岩建造,步行經過16世紀的小教堂(3)、三個防守門關(4)、一所「鴿子閣樓」(5)回到中央廣場,其鐵藝十字架充滿了象徵意義(6)、Beauroire莊園(7)、古老宅邸(8)和12世紀修道院(9)。


Pompadour

被稱為馬術之都 (la Cité du Cheval) 的Pompadour是馬術愛好者的聖地,已被列為 2024 年賽馬場,並歡迎外國代表團前來為 2024 年巴黎奧運會做準備。



The Haras National de Pompadour

Pompadour 為 19 世紀英國-阿拉伯馬品種的誕生作出了貢獻,而 Société des Courses de Pompadour 自 1837 年以來一直在舉辦馬術比賽。Pompadour 每年舉辦 160 天與體育、文化和旅遊相關的馬術活動。 兩項主要賽事為 Grand National Pro Elite 和 Grande Semaine(幼馬全國總決賽)。 其他活動包括賽馬品種展和馬術比賽(賽馬在比賽中用馬匹拉著一個悶悶不樂的騎師)。

Puy Marmont 馬術館(4)、賽馬場(5)及其宏大的越野跑道(障礙賽),全部都 有Pompadour 城堡 (2)為背景, 標誌著濃厚的歷史和當地傳統。



Pompadour夫人

即使非馬術愛好者,Pompadour這個名字也可能會讓人聯想到法國宮廷的秘史和風格(髮型、瓷器)。 今天,法國總統府艾麗榭宮設有Pompadour宴會廳(許多豪華酒店也有同類的宴會廳),以接待貴賓、舉行會議和晚宴。

宮延秘史始於Jeanne Antoinette Poisson的誕生,她的父母是François Poisson (1684–1754) 及Madeleine de La Motte (1699–1745)。然而,她是生父有可能是富有的金融家Jean Pâris de Monmartel 或是Charles François Paul Le Normant de Tournehem。但無論如何,當François Poisson 於1725年被迫離開法國時,Le Normant de Tournehem成為她的法定監護人。由5歲起,Jeanne Antoinette 開始接受優良的教育,其聰穎及魅力也得到認可。Tournehem 安排Jeanne Antoinette在家接受最優受的老師提供的私人教育,學習跳舞、繪畫、雕刻及戲劇。

Jeanne Antoinette 在18歲下嫁深愛著她的Charles Le Normant d'Étiolles,她曾發誓至死或直至被國王下令分開前也不會離開他的丈夫。Jeanne Antoinette在巴黎參觀了著名的宴會廳,遇上啟蒙運動的主要人物Voltaire和Montesquieu。她在Étiolles開設了宴會廳, 接待不少文化界精英(如 Voltaire和Montesquieu)。她的宴會廳及其美艷吸引了國王路易十五世的關注。至1744年,她與丈夫離婚,並搬進凡爾賽宮,成為國王的情婦。

然而,要成為法國宮廷的一員,她需要一個頭銜。由此便引進了Pomdadour城堡及其家族。Pomdadour家族在1513年達到政壇頂峰,當時Pomdadour被提升為侯爵領地。由於缺乏繼承者,這地被荒廢,國王擷取了這地,並把帶有頭銜和徽章的莊園?￧ᄉᆭJeanne Antoinette。Pompadour侯爵夫人於1745年9月14日正式進駐。

作為法國宮廷成員和國王路易十五世的正式首席情婦,她負責國王的日程,是一位重要的助手和顧問,並且直到她去世(在凡爾賽宮)仍然具有影響力。 Pompadour侯爵夫人是藝術和啟蒙運動哲學家的主要贊助人。 一些歷史學家認為,Pompadour的批評來自擔心她會顛覆她作為非貴族出身的女性所代表的社會和性別等級制度。

透過她的贊助及對她與國王15個住所的不斷翻新,Pompadour深深影響及激發了美術及裝飾藝術所謂的「洛可可」風格(Rococo)的創新。同樣,這種風格被一些人視為有害的「女性化」影響。

村莊與城堡

城堡興建於11世紀,為Lastour 及Pompadour家族所擁有。於1182年,Richard the Lionheart襲擊了這座城堡,作為他反對法國國王菲臘二世支持者的運動的一部分。雖然最原始的 Lastours 城堡已不復存在,但在 15 世紀重建的Pompadour城堡(2)已被列為歷史古蹟。 部份城堡向公眾開放,包括:花園(可欣賞賽馬場的美景)、侯爵夫人馬厩和橘園馬厩(3)。

Puy Marmont 馬術館(4)就在城堡外面,可繞著村莊遊覧包括Saint Blaise教堂(6)。復修通常允許加入現代元素(最常見於窗戶上),但這教堂所有的內牆都變成了藝術家 André Brasilier 的畫布,他花了近五年的時間創作了一幅巨大的壁畫(超過 300 平方米),描繪了聖經中的故事。

當我們於2018年首次遊覽Pompadour時,鐵路貼上了「暫停運作至另行通知」的告示,在火車站(1)以巴士接載遊客。2021年,那張告示仍在,這意味著前往Vignols的方式在短期內也不會改變。


Le Saillant

Allassac曾以其葡萄園而聞名,直到1876年根瘤蚜疫情的來臨。雖然葡萄園已經消失,但幾個世紀的葡萄種植在地景上留下了印記。 在園主人的小屋中,有壓搾機和酒窖。而在山坡上儘管已有新的土地用途,但梯田仍然被散落的葡萄酒小屋點綴著。

Coteaux du Saillant - Vézère用Allassac、Donzenac和Voutezac的片狀黑岩土壤重新種植了21公頃的葡萄園,品種包括:Chemin、Sauvignon-gris、Chardonnay、Merlot和Cabernet-franc。Le Saillant是行山徑的起點,可以探索Vézère峽谷和一系列小型水力發電大壩。


Saillant教堂



村莊有一間小聖堂建於1620 - 1624年間,於1978年進行復修,那些彩色玻璃窗被由著名藝術家Marc Chagall創作的系列所取代。 於1982年,中殿也裝上彩色玻璃窗,這就成為Chagall生命中最後的作品之一。 第二個系列原本以黃色為主調,但黃色隨着時間退色,不過深藍色、綠色、紅色和那扇玫瑰窗仍然保持鮮豔。Chagall畢生僅為四所教堂彩繪窗戶,Saillant小聖堂是其一,並於2008年被宣佈為國家歷史古蹟。


Coteaux de la Vézère 葡萄酒



這裡不是一個懷舊博物館,它放眼未來,並曾是首個率先在西南部葡萄酒產區種植脆弱而精緻的 Chemin 品種(通常在Loire河谷發現)。

現代種植方法通常是有機生物或raisonnée培植,而Raisonée可譯為整合或可持續農耕,與有機生物方法相比,它是一種從密集式農業中掙脫出來而更合理(較少感情因素和武斷)的培植方法。覆蓋土壤以至保護土壤、限制人工及化學元素投入、修剪和採摘…等都以手工進行。不過新的種植方法現在直接使用有機生物栽培。

葡萄酒倉庫使用現代金屬酒桶來生產不同葡萄品種的葡萄酒。 這使得釀酒大師可以選擇一年中的特定品質,並創造適當的混合物或品種或單一葡萄品種的葡萄酒。 不使用木桶是因為可以保存黑岩土壤所付予的礦物質。

園主容許公眾徒步穿越小徑並參觀葡萄園,最好從La Chartrouille村向Le Saillant步行下山。 景觀非常壯觀,而且還可以到達之後在酒庫品酒呢!


Vézère 峽谷



Vézère峽谷將重要生態區域(Natura 2000)與工業遺產地相結合。 第一座大壩建於1899 - 1902年間,高3米,寬37米,現今被Saillant大壩淹沒。發電機建築物現為辦公樓。 新的大壩(高28米,寬96米)及其發電機於1930年開始投入使用。

Map

遠足從Le Saillant起始
> 古Saillant環道:2公里 - 1小時
> Coteaux de la Bontat環道:2.5公里 - 1小時15分鐘
> Pans Ardoisiers環道:4公里 - 3小時

對於真正的行山客來說,從Vigeois到Saillant穿越Vézère峽谷的長途行山徑(Grande Randonnee Pays)是很好的選擇。 你可以前往Estivaux(10公里)和Vigeois(14公里)。或經過Orgnac(12公里)前往Vigeois古橋(12公里)。


Aubazine



Aubazine村是用當地堅硬的粉紅色麻岩石建造的,框架用上容易處理的砂岩,屋頂是黑石板岩。

兩座修道院於1140年開始建造,隨後於1147年建成了著名的「僧侶運河」。現今修道院教堂(1)和男修道院(2)的主要部分仍然屹立村莊的中心。

Map

在教堂內,有聖Etienne墳墓,它的歷史可以追溯至13世紀,其豐富的裝飾、用以淺色調和設計跟簡樸嚴謹的Cisterian教堂互相對比。 最令人矚目的是,如此眾多裝飾華麗的墓碑在歷史的磨難中仍倖存下來。

在村中漫步,可以看到許多前修道院的建築部件被重用。 在二次大戰期間庇護猶太兒童的前孤兒院(3),這兒也是時裝巨匠香奈兒(Coco Chanel)年少時學習縫紉的地方。

女修道院的廢墟仍可在村外500米處找到。 在村莊內有許多有趣的建築物。 循著那些經典的琺瑯路標Plaque Michelin / TCF會帶領你前往Tulle(30,000個這樣的路標跟原版米芝連指南是並行使用的,並於1911 - 1914年間與「法國旅遊俱樂部」合作免費提供給社區)。

在你右邊是僧侶運河的起點,會經過博物館文化空間(6)及其花園。 這路會經過僧侶運河的洗滌間(4),然後轉向拜占庭式小聖堂(5),它是最近才新增建的。 壁畫的歷史卻可追溯至1989年,按照了拜占庭和希臘傳統。


Le Canal des Moines



河的建造是為了給男修道院供水,水到了今天仍在流動。 沿著Coyroux溪的分流自然流動1.5公里。

沿著山勢輪廓,時而穿過Brèche Saint Etienne(7)的岩石,有的穿過緊貼著運河岩石堆積的牆壁和跨越山溝的拱門(8)。

於1966年被宣佈為歷史古蹟,是中世紀藝術和工程的一個表表者!並提供了一條休閒愉悅的步道穿越原本粗獷的景觀(懸掛在40米懸崖之上)和森林。 在運河終點,一個閘門和溢流口的小水池(9)把運河和河水分流。



分享此頁:
Share on Facebook Pinterest
landscape